失落共同體Community of lost

“any man's death diminishes me, because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
「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減少,做為人類的一員,我與生靈共老。」
《No Man is an Island》—John Donne
 
失落共同體源自諸多生命從生活中匿跡的缺憾。
 
真實感超過蠟像和錄像的標本能夠在靜謐的時光中體驗一種靜態的多群集狀態,能夠碰觸與感受,如同在曠野中驚覺牠們伴隨在自己身邊一般,經由凝視得知關於牠們生命的種種,並且更加確定彼此之間的關係存在,是一種既親暱又疏離,相生相隨的特殊混種關係,互相化為彼此對生機的滋補,相異、相反卻相同。
 
無論基於什麼理由擁有標本,最終都能夠歸納進一個共同特徵:標本是曾經有生的鐵證。
 
將標本置入人類社會的荒謬與獨立感將化為一種孤獨,或許每一個人都視他人為野獸,即使互相凝視,除了軀體碰觸之外全都遙遠得不可捉摸,意識也好、生命也罷,在這個人類之城中盡情地物化彼此。
 
展覽中將拘禁∕送遞、守候∕等待、交錯∕凝望等種種概念一同建構影像、化為裝置,來自異邦的動物穿梭在城市裡,牠們伺機而動,並且在街頭與世界一次次相遇,通過如此經歷來詮釋關於生命中的參與與缺席、凝視與輕忽、感受和無覺,參觀動物與人的荒誕時刻。